一见钟情

 

  爱应该从寂寞开始。
  家应该从孤独开始。
  当一切的不可能成为了可能,就像水流到了山边开在了花儿里。
  不用一种结果去衡量爱,也许会爱得纯粹。
  很向往一见钟情的故事和浪漫经典的爱,但那好像都发生在很远的年代。
  青瓦白墙,石板小街,编出一个又一个的梦。山长水阔,离愁别恨,造出了一首又一首的诗。于是,长街里抬头向楼的惊鸿一瞥,隔窗掩面的秀眸一闪,就有了千古弹唱的故事。
  人生也就有了美好而又丰富的感觉,那种细腻的幽雅。
  社会发展到今天,人飞速的游走于地面天空,哪天不见红男绿女千姿百媚、风流倜傥。现实、商业,一切赤裸的今天,一切讲究的是效率和收益。坦诚的背后也许就是一种欺骗。于是就有了速配,将人生的一点情像快餐似的急急品尝,生怕误了下一餐的鲍参翅肚。
  几个回合下来,招式已老。一瞬间将前人从太外婆到小孙女的故事全部读完。

 

< 返回朝花夕拾 >

(C) Coptright 2005, Richard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