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与谎言

 

  我常常觉得资本主义的政治本身就是一种娱乐,时不时无事生非,良莠不分地把玩着公众情感,而性与谎言理所当然是不可或缺的添加剂,即使是美国总统也在劫难逃。这段时间连篇累牍的有关克林顿性绯闻不厌其详的报道,就是一个例证。
  独立检查官斯塔尔像一名敬业的“娱记”,他孜孜不倦于克林顿的私生活究竟与他调查总统的违法行为之初衷有何关联实在让人生疑,我虽然把一切的绯闻当娱乐新闻,但隐隐觉得克林顿冤的很,他的私生活不过是党派利益之争的祭品罢了。性与谎言是一片沼泽地,趟上后越挣扎越危险。克林顿就是因为想表白自己,结果越解释越复杂,自己打自己嘴巴;如果他一开始就三缄其口,说不定早就化被动为主动了。
  前天读到的一则不引人注目的消息使我更坚信这一看法。《参考消息》8月25日报道,莱温斯基事件是“犹太复国主义者的一个阴谋”,莱温斯基是奉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之命而作为实习生去白宫工作的,她的任务就是勾引总统。叙利亚国防部长刻薄地说,克林顿随时准备在他所遇到的女人面前脱去自己的衣服,所以落入了圈套。
  而此前的报道,莱温斯基还在扮单纯,好像是风流成性的总统在勾引她。
  如果我是克林顿,我一定要抓住这则消息大做文章,说我不过是针对敌人的“美人计”将计就计,那衣服也是为了美国利益才脱的,即使莱温斯基的那条裙子上真的有残留的精液,这些精子也充满着爱国主义的高尚情操,而一个处心积虑保存着一条有精斑的裙子的女人,绝不会是什么好女人!如此一来,视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美国人,说不定会争先恐后给克林顿送营养品呢。
  我无意为克林顿开脱,在这里胡搅蛮缠,不过想说克林顿诚实得很蠢,撒谎也很失败,还要为此公开道歉,与惯于说谎的娱乐明星相比差距太大,难怪他当不了演员只能去当总统。如果克林顿还有机会访华,娱乐版的编辑要赶紧杜撰一部《娱乐厚黑学》送给他,以扬我国粹。
  在娱乐圈,你要熟练掌握“谎言重复了千遍就是真理”及“真理跨出了一步就成为谬误”的辩证法,才能做到见风使舵,游刃有余。这期间,性是润滑剂,谎言是挡箭牌,这两者是迈向进步的阶梯,掌握得好,你可以摘取桂冠,掌握不好,也可能跌得很惨。
  曾听说过一个来自小城镇的一个戏剧学院女生,为了毕业后能进某电视台,悲壮地发誓要从场记、导演、制作到台长一路睡上去,而且每次都费尽心机地装作是处女,但最终也没如愿以偿,竹篮打水一场空。对这样的傻女人,性就是一个自我安慰的谎言而已。
  另有报道说,有许多女演员明知某名导演沾花惹草,始乱终弃,但为了在其片子中谋一角色,不惜以身相许,但这些甘于被玩弄者能出人头地的寥寥无几,更多的人,不是打肿了脸充胖子,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来。
  每每听到此类八卦消息,我就很佩服这些中国男人,将计就计反美人计的手段之高明,他们“不睡白不睡”,让她们“睡了也白睡”,一觉醒来,照样是天下太平。而克林顿怎么就这样背?退休之后,真应该到中国来进修。
  性与谎言,是男女之间斗智斗勇的圭桌,就此而言,就男人而言,社会主义的确有资本主义无法比拟的优越性。

 

< 返回朝花夕拾 >

(C) Coptright 2005, Richard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