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往老派爱情

 

  始终觉得情书是人生必不可缺的一道盛宴,在情书中倾吐衷肠,编织浪漫情愫,是件很崇高的事。而现代繁华都市将情书生生地吞没了,剩下的只有电话里的片言只语"内容提要"--尽管有人曾唱道"电话诉衷肠"。真的,一个没有情书的民族是一个可怕的民族。好在还有一些孩子们正执著于情书,我有位女朋友就曾扬着小粉拳对其男友喝斥道:"哼,你敢不给我写情书!"后来,一直见他们甜甜蜜蜜的,听说情书是他们思想交流的最好方式。我想人的语言常常是很笨拙的,就算是赤裸裸的"我爱你"三个字在空气里也会很快消散,终究是落字成文来得"有感觉"。
  谈情说爱的场所也不再那么老土,什么花前月下,什么后花园私订终身?有了女朋友的,赶紧就往"灯"下带,可以是富丽堂皇大酒家的灯,也可以是五彩缤纷舞厅的灯,更可以是炫眼夺目大商厦的灯。偶尔想起来了"浪漫"这回事,便把所有的灯都灭了,在侍应生的服侍下,点几支蜡烛,喝一杯昂贵的咖啡,把自己感动一番。
  金钱这个让人又恨又爱的东西也爱掺乎到爱情中来。男的找老婆要先问一声:她以后能在事业上帮助我吗?女的找老公则更是漫天要价,大言不惭。我就在各种场合听到很多人宣言"将来谁有钱就嫁谁",呜乎,哀哉!关于金钱与爱情人们已经说得很多,还要说很多,我就少说几句。
  最最让我想不通的就是爱情的持久性。小时候常听说某人苦恋十载之类的故事,最近几年来倒越来越少了,人都变得那么现实,爱上了就去追,追不上就换一个追,没有什么可含蓄的啦!就在前几天,有个男孩对你说"你是我最爱的女孩",但你婉拒了他,没过几天便可见他又在兴致勃勃地追另一个女孩。并且看见你毫无避让,毫无羞惭之意,扔给你一句话是"这就是生活,咱们以后还不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心中的一切美好立即支离破碎。看到沈从文的传记里说他当年追老婆时,写了四年的情书给,没有得到回音,沈先生直奔她的老家,才盼来了一生的姻缘。这四年单恋时光,在现代人眼中,又是什么感觉?
  有人举例说,你爱上一个女子,但她不爱你,把刀截向自己就叫古典主义,把刀截向那女子则叫现代主义。我听了抚案大乐。
  向往古典爱情,向往老派爱情。在那种爱情里,我可以从容地倾诉心曲,给他写厚厚的情书,为他唱自编的情歌;在和煦的阳光下与他共游自然风光,告诉他"因为我爱你,所以我爱大自然";在冬日里耐心地为他织一条温暖的围巾和两只大大的手套,满含羞涩地塞在他手里……而他,也会在大风飞扬时拽紧我的小手,在明月挂技时坐在我的窗下弹着吉他,哼着那首可爱的童谣……
  在这个都市时,我向往老派爱情。

 

< 返回朝花夕拾 >

(C) Coptright 2005, Richard Chen